您当前的位置:思海随笔>趣味测试>正文

记得

2018年01月26日    

是一种什么样的恩赐,让我再世为人?是修行了多少年,让我化为女儿身?是一种什么样的缘分,让我成了父母的孩子?哪怕当初外祖父有一丁点反对,都不可能有我。我们不能选择出身,也感恩父母没有把我抛弃。我们老师总是说,我们来到这个世上之前都是运动健将,长跑冠军,就像鲤鱼跃龙门一样,只有第一名才可以再世为人。也许部分人不能理解,因为这是生物上的学术谚语。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讨厌这个世界。

是社会的封建思想,是人们重男轻女的腐朽思想。在同一个年代,我和大多数家庭的孩子一样,因为家里姊妹多,父母又想要个男孩儿,我们只能被送养出去。我们家送出去两个,死了一个,原因我没敢问,家里的大姐命短,是急性肠胃炎离开的。所以说我是多么的幸运,被送养到那么贫困的家庭中,居然活下来了。

那是一个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一个亲戚家,走山路要两个多小时,别说交通了,就连一条毛路都要自己找。爸爸的舅舅,我叫舅公。我一岁的时候就被送到舅公家去,听爸妈说,他们把我送到后当天就走了,我都不知道哭,就扶在门砍上看着爸妈走,然后我就顺其自然的在舅公家了。

我记得,舅公舅婆都要上坡干活,我就由他们的女儿带,我叫她嬢嬢。我又不听她的话,就喜欢舅公舅婆。又一次嬢嬢在洗碗,我就在她背上背着闹,结果把所有的碗都打碎了,然而是嬢嬢被骂了,估计那时她也讨厌我,因为我不明不白就去他们家生活,更何况他们家条件比较差;我记得,又一次我玩累了,就在一个叫偏僻的烤烟房睡着了,因为那里有火有床,天黑了,舅公舅婆到处找我,都急疯了。因为他们家附近有一个消坑(就是无底洞)他们怕我掉进去了,就专门派一个人在消坑洞口守住叫我,(哈哈,现在想想好搞笑,难到我会从哪里爬出来吗)后来我睡醒了,模糊听见有人在叫我,看见天黑黑的我就哭,他们就找到我了。之后舅婆还后怕的说:“要是当时掉坑里怎么办咯,这是人家的孩子啊”想想那是的不懂事真是愧对于他们啊;我记得,他们家后面有个哑巴,是一个年轻的小伙,但一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又一次,我跟嬢嬢去放牛,那个哑巴也在,我们在田埂上同时看见水田里有一个鸭蛋,(确切的说是我先看见的)然后我们为了那个蛋发生了争执,结果我就被哑巴推下田去,满身湿泥巴回去,又是囔囔被骂了;我记得,又一次我大白天的尿裤子了,又不敢说,自己就悄悄的把裤子换了藏了起来,晚上舅婆帮我洗脚的时候才发现裤子不是她早上给我换的那条,结果舅婆就把那条尿湿的裤子找出来了,这次被骂的只能是我咯;我记得,我那时很贪玩,经常跑到隔壁邻居家去玩着玩着就忘了回家。有一次,我在邻居家玩着玩着,邻居就骗我说我舅婆在叫我回去吃饭,我回去了舅婆根本不在家,原因是因为邻居家自己要开饭了,不想让我在他家吃。我回来给舅婆说了,这次是邻居被舅婆骂了;我记得,我小时候还有一个特殊任务,就是给舅婆当“翻译”因为舅婆耳鸣听不见,每次我邻居说啥我都要给舅婆转述,包括他们说我舅婆坏话,也奇怪,舅婆对我说的话,很轻松就能听见;我记得,在他们家我都不知道什么叫零花钱,更没有商店。只有过年才跟着舅公去赶集,舅公只买了过年必须要用的香跟纸钱,都没有年货一说。我也只是跟着去跟着来,但是很开心,就像见过大世面一样。我看见了舞龙,我看见了电话,舅公家还有个儿子,我叫他表叔,他在外面打工,过年了约好赶集天要打电话回来,舅公就去街上的固定那家等表叔的电话。因为是公用电话,等电话的人很多,接到表叔的电话已经很晚了,虽然看得出舅公的思念与不舍,但还是把重要的事情讲完就挂了,因为回家还得一两个小时呢;我记得,爸爸好像来看过我几次,给我带来一些零食,主要的是带了一些生活用品,洗衣服、肥皂、衣服、米、盐、纸、等等。要不是舅公家墙上贴的有爸爸抱着我照相的照片,我都不记得爸爸来看过我;我记得,有一年过年,囔囔出去打工回来,带了好几个朋友,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她的男朋友,他们边吃饭边聊着我舅婆家挂的腊肉,我就在旁边算算术,那时我才四岁,是舅公教我的一些简单的算术题,那几个囔囔带回来的朋友就好奇给我出来一个题,还想难住我,就是九宫格,填1-9的数字进去,让所有的数横着、竖着加起来都等于15,然而并没有难住我,我算出来后他们都对我刮目相看;我记得,我五岁的时候,囔囔出嫁了,嫁的很远,虽然在省内,但他们居住在北京。我们都想送她,但只能送到离家两三公里的大榕树哪里就分别了;我记得,到我六岁多的时候,我大姐姐去世了,奶奶去舅公家拜年,无意中提起问我想不想回家,我还有另一个家,让我回去看看,然后由于上户口和读书的问题,我就自然而然的回来了。我记得,我应该记得很多,但最不能忘的就是舅公舅婆的抚养恩情。

之后有好几次,我都想偷偷地回舅公家去,但是路途遥远,也就放弃了,刚回来那几年,妈妈说:我天天念叨舅公家这样好那样好,他们耳朵都听起茧子了。但只有过年才得去一次,每次我都要住上几天才回来。我记得我每次去的时候,我都偷偷放一些东西在包里带去他家,比如他们平时吃不到的零食和水果。后长大了,家里有更多的事要我做,所以每次都不能在那里住,我不带零食了,我就给舅婆两百块钱,钱不多,全在心意。现在出来工作了,探望他们的次数越来越少,每个月都固定打电话唠叨两句,表示我没有忘记他们。

只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