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思海随笔>趣味测试>正文

不被遗忘的时光

2017年10月12日    

认识你的那年,你还是口水鼻涕满脸飞的小矮子,多年之后,你一本正经的问我对你的第一印象,我使劲儿忍住笑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三个字,爆炸帅!

   真的假的,你捋着额头偏离轨道的几根头发,认真的问我。

   是的,我努力的点了点头,眼泪都笑了出来。

  我和白渡你,多年战斗友谊的第一枪,开始在那个烈日与蝉鸣的夏天。你胖嘟嘟的脸霸气的看着背书包放学回家的我,仰着脖子说,我家刚搬过来哦。你家也是在这里住吗?我瞅了瞅手持桃木剑,把我挤在楼道的你,小胖子,你几年级?你被突如其来的称号气的嚎啕大哭,惊天地泣鬼神,吓的我不知所措,一溜儿烟儿跑回家。那时的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说你胖。

  我发誓,托我妈那惨不忍睹的厨艺的福,我爱上了你妈妈棒的飞起的厨艺。你一脸骄傲,嗓音高了八个度,我老妈之前可是厨师啊!你家搬来的那天晚上,你妈妈一手牵着你的肉乎乎的手,另一只手上托着整盘的可乐鸡翅。被美食诱惑到彻底无法自拔、不可抗拒我,闻着香味儿,偷偷从房间探出半个脑袋。然后,被我老妈一把揪出来,一边介绍着,这是我女儿瑶瑶,比你儿子大几个月,跟你儿子同年级。你妈妈笑着让你跟我打招呼,说白渡,叫姐姐,以后你们可以一起上学哦。那时的我正被可乐鸡翅的味道熏的满眼,完全没看到你幽怨的小眼神。用你话说,我就是这样被你妈妈的食物赤裸裸的收买。是的,谁会跟吃作对呢,小白渡!

  三分钟就起床刷牙洗脸完毕的你,每天拿着各种早点哐哐的敲我家的门。你还真别说,我老妈的呛锅荷包蛋跟阿姨做色香味俱全的早点真真是有差距啊!是的,简直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而我,打着找你做功课的旗号,在你家蹭吃蹭喝,也从此成了一名专业间谍,专门报告你的在学校的各种光荣事迹。所以,你尽管当你的校园小霸王,但你要记得我可是你的老大,只要你乖乖听话,你的辉煌曾经都可以打个折扣讲给阿姨听。于是,你经常在我的威逼利诱下翘课去游戏厅打游戏,只是为了把你那基本是差一半分数才能及格的成绩糊弄过去。你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同样是打游戏,你怎么就还是好学生!咳,大人的世界我们不懂,谁让我学习好呢。你恨我恨的牙痒痒,但还是要适当忍着,不然抄谁作业呢?

  谁说男生比较晚熟来着?你就不,你情窦开的比谁都早。初一那年,你家动用了大大小小的关系,终于把你弄到重点中学。开学那天,你春风得意的跟在我后面,一路上屁颠颠儿的说个不停,直到报名时,你看到那个长着长睫毛的瘦高女孩儿,于是乎你春心大动。你早对我这留了十几年的短发嗤之以鼻,所以,当这位隔壁班花甩着长长的头发从你面前走过时,你扯着假小子一样的我说,看看,看看人家。终于,你有机会把你妈妈讲给你的话,原封不动的用在我身上。经各路打听,你终于摸清这小美女的身世背景。之后,你终于有了正经“事业”。你每天鼓捣着写肉麻到吐情书,逼着我一字一句的给你修改。那时,我严重怀疑,从小学四年级,大眼镜儿语文老师郑重在你作文上,画上大大的零鸭蛋之后,你就在哪儿跌倒就在那坑里趴着,文学造诣再也没有一毛钱的提高。

  终于,修改完毕。你拎着削笔刀,深沉的低头问我,你说我是不是要写封血书,这样才显得更有诚意?我一脸无语,你肉疼的咧着嘴摇头,坚决的否定了自己的这种劳神伤身的想法。之后,你下定决心,霸气侧漏的带着你的那帮兄弟,浩浩荡荡、气势汹汹的把校花堵在放学的路上,冲过去把那封情书塞到人家手里,然后,拔腿就跑。事实证明,你尚且经验不足。你匆匆的来,也匆匆的走,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你的名字。是的,你扯着我的衣角,跟我哭诉,你忘记写名字。我默默的想,二师兄,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尽管你的这次策划以失败告终,然而,你越挫越勇,决定从长计议。你开始走起了时尚潮流路线,偷偷在校服里穿着破洞衣服,脚蹬一双彩色帆布鞋,一有功夫就把外套扒掉,尽情彰显你的时尚态度。你用行动充分证明在学校校服规定的夹缝中求生的不易。你的特例独行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也成功让班主任老马对你忍无可忍,于是,你顶着杀马特发型被扯去了教务处,理了个板寸回来。在那个杀马特横行的年代,校长老头儿给学校教务处的下达的特殊而光荣的任务,就是免费理发。

  板寸是检验帅哥的真正标准,剪完板寸的你竟意外顺眼了许多。而荷尔蒙爆发的青春期,周围女生也越来越多的注意到你,有意无意的向我打听你的消息。而你,却似乎是因为没了头发的保护,少了些安全感,也不再每天晃来晃去,而是老老实实的在我左后方的座位上待着。偶尔,你心血来潮会念念英文单词,扯着我睡卷的一撮短发问发音,或者,你还会去打打篮球一身臭汗的跑回来,然后没心没肺抢我刚买的冰红茶喝。此时的你,好像突然之间有了变化,又好像跟之前认识的你没有什么区别。

  中考,是人生第一次重大转折点,老马边扯着嗓子,边拍着惊堂木一样的黑板擦,眼神逡巡着整个班级。而你总有办法让老马注意到你,然后,进行深刻的点名教育,你就是那个害群之马,一锅好粥里的老鼠屎。而你对这些称号不以为然,你比谁都潇洒,比谁都看的开。

  老马对你的表现无计可施,于是,苦口婆心的劝我说,张瑶你知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我摇头,我猜这话里关于你,又不敢确定。但我不觉得你是墨或是朱,你是我的朋友,好朋友。显然,老马并不这么想,在旁敲侧击多次无果之后,他终于跟我坦诚布公说,我觉得你最好离白渡远点,他就是一个小混混,你可是有光明未来的人。我当然不这样想,白渡,谁都不能这样说你。于是,我责任感爆棚的强迫你背书,练题,恨不得长三十双眼睛全盯在你身上。然而,你并不领情,终于有一天你忍无可忍的冲我发火,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管我,有什么资格?是的,凭什么我要这么管着你呢,白渡,我只想让你更好,只是,用错了方法,或者说,可能每个人对好的定义不一样罢了。

    这次之后,不知道是你太过敏感,还是我太过迟钝,我们竟然越来越无话可说。甚至,连一起放学回家这样的习惯都变的越来越不习惯。

  后来,我妈孟母三迁的搬了家,我越来越规矩的走着爸妈制定好的路线,升重点高中,读了就近的一所还不错的大 学,而你跟我的联系也越来越少。

   直到在另一座陌生的城市与你不期而遇,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你看起来瘦瘦高高,完全没有小时候的样子,瘦起来的你脸上的酒窝深了许多,笑起来竟有点憨厚可爱。我问你最近好吗?你笑着说挺好挺好,说留个联系方式吧,说下次见面介绍你我女朋友认识。我微笑着点头,说好。

  多年之后的现在,你一手拥着你圆圆脸大眼睛的可爱女友,伸出另一只手豪迈的跟我打招呼,一霎那,恍惚想起那年你手执桃木剑,豪情万丈的仰着脖子问我的样子。我突然间明白,有的人出现的意义,叫做,陪你长大。而这段时光,我叫它,不被遗忘的时光。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