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读书>正文

《老板,求潜规则》第二期

2016年09月09日    
 

 

一句话内容简介:

被老板包养是一件十分让人羡慕的事情,上班成了副业,伺候好老板才是我的主业。

 

老板,求潜规则

/叶子琦

微博:叶子琦-jessica

本小说刊登于《桃之夭夭》杂志2016年刊。

作者有话说: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

为了鼓励大家阅读,

激发各位看官的阅读兴趣,

本人特推出超强连载活动。

看后留言互动的,每期抽取三名幸运儿,赠送签名杂志哦!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喜欢看故事的,麻溜动起来吧。

 

三、老板说要潜规则

那天,我一口饭也没吃。

一路走回了家里,那条路,我走了三个小时,脚都蹭破了皮。

厉封一夜未归,我等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厉封回来的时候疲惫不堪。就算碰上商战,与敌手竞争也没有这么累过。

一进门,瞧见我坐在沙发上,他随意扬了扬手,说,“过来。”

我捂住肚子不动,撅着嘴巴抱怨,“肚子疼,你过来。”

他勾了勾嘴唇,凑上来,将我压在身下,脸颊埋在我的脖颈间,慵懒地说,“唔,今天我们休假,好累。”

我抚摸着他的后背撒娇,“老板说了算,只要不扣工资,我天天都能陪你待在家里。“

厉封闻言,突然抬了头,坏笑着凑近我的脸颊,嘴唇在我的耳畔轻声问,“老板要潜规则你了……

我心下一紧,还没来得及躲,便被堵住了唇。

关于唐欣,他终究什么也没说,我呢,自然也什么也不问。我们总有一种默契,关于厉封的过去,他的最爱,我总是不敢涉足。

我一直睡到天色渐暗才睡饱,醒来的时候,厉封正抱着电脑靠坐在床上。他的眉头皱的深深的,目不转睛的盯住电脑屏幕。

我环住他的胳膊,没来得及撒娇,他便将胳膊抽出,摸过电话拨出号码,对着电话那端冷漠非常,“新闻看到了吗?联系这间杂志社,收购所有关于我的新闻。”

我最熟悉厉封的这种态度,不发生大事,他从不会这样。虽然总是冷如冰,却不会愤怒。

我凑上去想要看看是什么新闻,他却猛地合上了电脑,换了笑脸揉了揉我的头发问,“饿了吗?”

他故意不让我看,不看也罢。

我只顺势揽上他的腰回答,“想喝白米粥,厉哥熬的香喷喷的白米粥。”

厉封爬下床为我煮粥,我则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玩手机。一切都如往日一样,直到我瞧见了那条关于厉封和唐欣的新闻。

鲜红的标题赫然占据了手机屏幕的三分之二,巨大的字体配上暧昧的词汇:厉式总裁女友曝光,午夜街头相拥深吻。

我朝下看去,一张男女相拥而吻的图片映入眼帘。图片虽不慎清晰,可我却一眼便认出了厉封。颀长的身材,好看的轮廓。而与他相拥在一起的女人自然不是我,那套衣服我认得,正是唐欣昨天穿的。

厉妈的话在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她是厉封的最爱呢。你总是拖着他做什么?他又不爱你。

他又不爱你!

厉封端着碗走进来的时候,我赶忙关了手机,接过他手中的餐盘。

我收起心事,偷偷地问,“厉哥哥,你会一直这样对我一辈子么?”

厉封微怔,避开了我的问题,只将勺子放进碗中说,“整天胡思乱想,吃饱了洗碗。”

 

四、老板的前任有点凶

第二天,所有关于厉封与周欣的新闻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讨论的人都没有,仿佛我看错了一样。

所以,当周欣跑来找我的时候我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把地点约在我单位附近的咖啡厅里,我们叫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权当是下午茶。

她开门见山,“把厉封还给我。”

我苦笑,“爱情这东西抢不走的,也还不回来。他如果爱你,不会选我。”

周欣轻轻拨弄着杯子中咖啡师雕的花,原本美丽的形状被她打乱,杂乱一片。她瞧着满目的疮痍,声音淡然又带着几分嘲笑地说,“反正他又不爱你,他只不过为了对你哥的承诺而已。如果不是你哥死前非说你喜欢厉封,叫厉封照顾你,他才不会选你。”

我紧握住咖啡杯,不发一言。真相从别人口中说出,总是叫人十分难堪。我强装镇定,努力伪装,“厉封爱我,你看。”我向下拉了拉衣领,漏出厉封在我脖颈上留下的唇印,压低了声音提醒她,“厉封才不会为了承诺和我上床,他喜欢我。”

“噗,”周欣却不以为意的冷笑,“男人嘛,送到跟前的总是不好拒绝的。”

“那是你送的失败了吗?他怎么不要你?”新闻上说,厉封与周欣青梅竹马,传言当年厉封与她在一起那么多年,为了尊重,从来没有和她发生过关系。

我嗤笑,笑容还挂在脸上,她却突然将手中的咖啡泼向我…….真是避无可避,猝不及防。

我摸过手边的杯子,不假思索的泼回去。

“呦!泼水节?我们家咖啡都被这么浪费了,真是暴殄天物。”周越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并不看他,这间店是他开的,我早知道,可他从不来店内,我也是知道的。

他不罢休地凑近我的脸,浅笑着说,“来我店里和我制造偶遇吗?“

我别过头去瞪向他,没一丁点眼力,没见到我和别人对决呢嘛。

他自桌上取过纸巾,小心翼翼的擦去我脸颊上的咖啡,本很叫人感激的事情,他却偏补充一句,“你可以站在店门口做活招牌了,在你身边立个牌子,上面写着:我就是卡布奇诺的味道。”

厉封就是在这时出现的,“赵思瑶,过来。”

我心下一惊,连忙夺过周越手中的纸巾,慌乱的蹭掉脸上的咖啡,久久不敢扭过头去。

厉封的声音再次响起,“过来!”这一次,比上一次的语调要重了一些,我丝毫不敢怠慢。厉封的“过来”,和小孩子耳朵里父母的“我只数三个数:12……”具有一样的效果和作用,从不敢等他真的喊第三遍。

我跑到他身侧,他却一把拉过我的手,转身便走。

“厉老板,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周越的声音自我们身后传来,厉封都不曾理睬。他向来这样,目中无人,但这股霸气,我好喜欢。

他偏过头对我说,“不是告诉你不许见周越?“

“唐欣叫我来的,谁知道会碰上他!”我总是极其被动,丝毫没有半分正房的姿态。本来他前任跑来找我麻烦应该我和他摆谱,可顺序轻易就被这么调换过来,毫无违和感。

“我和她没什么,她是过去时。”厉封扯着我的手直到楼下才放开,他自路边拦了出租,将我塞进车子里交代,“回去把衣服换了,洗洗澡,下午休息吧。”

这种日子简直叫人羡慕,被老板潜规则之后上班简直成了副业,伺候好老板才是主业。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