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读书>正文

《老板,求潜规则》第一期

2016年09月07日     来源:个人投稿    
 

一句话内容简介:

被老板包养是一件十分让人羡慕的事情,上班成了副业,伺候好老板才是我的主业。

 

老板,求潜规则

/叶子琦

微博:叶子琦-jessica

本小说刊登于《桃之夭夭》杂志2016年刊。

作者有话说: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

为了鼓励大家阅读,

激发各位看官的阅读兴趣,

本人特推出超强连载活动。

看后留言互动的,每期抽取三名幸运儿,赠送签名杂志哦!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喜欢看故事的,麻溜动起来吧。

我的老板潜规则了我,我一跃成了他的正房。可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把自己当“小三儿”?为什么分分钟都像地下情?我努力纠正自己的错误心理,可他突然蹦出来的正牌真爱是怎么回事?额,老板,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老板亲了我

人只要一倒霉,喝口咖啡都能被噎的半死。

比如此时此刻的我,一脸狼狈地努力盯住刚坐到我对面的人,惊慌失措地蹭掉唇边被喷出来的咖啡,支支吾吾地解释,“厉哥,我……我碰巧路过咖啡店,渴了。“

厉封坐在我对面,漫不经心地将手机扔在桌子上,沉声问,“我刚才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心下一惊,谎话脱口而出,“手机没电了,不是故意不接。”

他轻点头,似信不信地勾了勾唇,随后,重新摸过手机,镇定自若地按下号码。于是,安静的咖啡馆中响起了我淳朴的铃音:“多冷啊,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

厉封淡然地挂断了电话,一言不发地瞧向我身后。面色越来越沉,我偏头看去,只见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周越正一脸傲慢地瞧向厉封。

我瞬间灰头土脸,一种被捉奸的既视感油然而起,我连忙解释,“我和周越也是碰巧撞上的,额,他刚好也渴了。”

周越是厉封的底线,用厉封的话来说:他放心我,不是因为我乖巧,而是因为这世上绝对不会有人看上我这种大条又粗线、身材不好还不打扮自己的姑娘。可有天他发现,周越就是个眼拙的人。

厉封显然不相信我的解释,他的眼神逐渐降温,最终到达了冰点以下。他垂头瞧向我,眼神中射出的寒气能将我冻住。

“哟!这不是厉老板吗?和你们员工喝个咖啡不需要向你请示吧?”周越不怕死的挑衅让我更加胆战心惊。

“需要,”厉封唇角微微上扬,漏出一抹冷笑,落在我的眼中,惊起一阵恐慌,“我的员工上班时间不好好工作,我会考虑辞退他。”

“老板,我请了假才出来的。”

“哦,是吗?”厉封认真的瞧向我,满含深意地拖长了音调说,“我怎么记得建筑部经理报给我的是病假呢?好像是肚子疼,临时到医院检查了。”

“我是肚子疼的,本来肚子很疼的。”

“赵思瑶,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立刻跟我上车回公司和留下来继续喝咖啡,你选一个。”厉封摆出一副“我很忙,不想跟你再废话”的表情来。

“思瑶,我手里可有你想要的东西呢,你自己选。”周越的脸凑过来,诱惑力十足。

他手里的确有我想要的东西,可和命比起来我要命……我连忙自椅子上爬起来,拉起厉封的胳膊,一分钟不敢停留。

“思瑶,思瑶……“周越不放弃的在我身后吼着我的名字,可我却紧紧挽着厉封这个大金主,拼命表忠心。

车内,厉封沉着脸不出声,我连忙凑上去,委屈地装小猫,“厉哥,厉哥哥,人家错了嘛。因为周越说手里有幕豪地产的资料嘛,我也是想拿下单子,不然才不会理他呢。”

“过来。”厉封闷声吩咐,我讨巧地凑近了他一些。刚好赶上红灯,他猛地停下车子,蛮横地凑上来,压下,狠狠的吻了过来。霸道而又不满,有些许的报复意味。

红灯跳向绿灯之前,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黑着脸吩咐,“以后不许见他,缺什么资料问我要。我自己的老婆,不喜欢去求别人。”

我连忙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应下,随后赶忙缠上去,蹭着他的胳膊问,“你认真的?你不是说作为老板不能放水给下属的吗?”

厉封不语,只冷着脸开车,看来他是生气了。

过了一会儿,见我不再出声,他终于温软了声音,问,“你是真的肚子疼吗?我去了医院,医生说你没去过。“

我更加心虚地回应,“我,装病。”

这下,他终于彻底不说话,车内瞬间进入了寒冬.

二、老板亲妈不好惹

厉封和我,是三年前结婚的,过程很简单,只在民政局领了证,然后在我哥的坟前厉封敬了个军礼。

其后,厉封便强制要求我努力学习,虽然已经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他却强迫我出国多学习了两年的建筑知识。回国后,便要求我进他的公司面试。并声称:绝对不放水,必须靠实力。

而且结婚时他要求,我们俩必须处于隐婚状态,除非我升值到总经理级别。

我觉得他就是仗着我喜欢他,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的要求我做这做那。

十七岁那年,第一次去部队看哥哥的时候,他们是最好的战友。那时,只一眼,我便看上了厉封。问哥哥要了他的电话,死缠烂打的追求。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主动跑来求婚……

厉封在距离公司一站地的地方停下车子,我识趣的提前下了车,瞧着他的车子远去。可才没走几步,便收到他的信息。

“下班以后去爸妈家吃饭,不用紧张。”

能不紧张吗?厉封爸妈最讨厌我,从知道厉封和我存在着那一张有法律保护的结婚证以后,他们见了我像是见了一只可恨的白眼狼一样,狠怕我害死他们最爱的儿子一般。虽然不管怎么看他儿子都更加处于主导地位,可他们却就是坚持对我横眉竖眼。

“可以不去吗?”

“不可以。”

我抱着电话痛苦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不服输地再问“如果我肚子疼呢?“

关于肚子疼,是因为我们俩刚结婚的第三个月,我一个人在国外学习,经期淋了冷雨,肚子疼的快要死掉。

国外的房东打电话给厉封报告情况,他连夜坐飞机赶了过来,放下公司所有的事情,陪了我足足三天。

那次,他一不小心错过了一个合同,损失百万。

从那以后,他便打趣说,“赵思瑶你最好别再肚子疼,疼一次我损失掉的钱够买一堆包包给你了。“

我抱着手机站在公司门外等了半天,才确信,厉封不理我了,看来肚子疼对他不起作用了。

一个下午,我如坐针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就要下班,可我全身上下不痛不痒。这样,我只好装病。

我捂住肚子跑到经理办公室,委屈地说,“经理,我想请假,我肚子还疼,得复查…….

经理不但不关心我,反而朝我扬扬手说,“厉总刚刚吩咐,员工请病假一律他通过才行,我没这个权限了。”

我只好捂着肚子再默默退出了经理办公室,直奔厉封办公室。

他正坐的笔直,面色沉静地盯着电脑桌面,抬眼见到是我便又低下头去,只简单开口问,“怎么了?”

“肚子疼,特疼!”我咬咬嘴唇,接着编,“可能要去医院。”

他终于抬起头来,站起身一步步走近我,又经过我的身侧,将门关好。抱着双臂靠在门边朝我吩咐,“过来。”

我对他一点抵抗力也没有,乖巧地靠近他,连病都忘了装。

他一把将我扯进怀里,下巴垫在我的头顶上,慵懒地说,“知道你不想去,我也不想,可…….总得叫他们喜欢你才行。”

我暗暗叹了口气,就这样被他成功的驳回了诉求。

下了班,我们直奔厉家而去。厉妈一改往日的冷眼相对,这次,她笑颜相迎,看起来对我真的非常亲切呢。

她一把拉过我的手,将我扯进屋子里,随后热情地介绍起坐在沙发中的人,“这是唐欣,来,快看看,她是厉封最喜欢的姑娘呢,人家啊,才从欧洲巡演回来,是国际知名的小提琴手。”

明白了,所有的热情都是表象。我尴尬的对那姑娘微笑,还没开口,便听到厉封凉如水的声音,“出去。“

一屋子的人都怔住了,属我怔的最严重。而唐欣却淡然的笑了笑,摸过手包淡定地朝外走去。什么情况?

我正要劝厉封不要这样对人家姑娘,厉封却在听到门关上的那一刻破门而出,追了上去。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有点堵。

厉妈妈拉着我的手终于放开,她浅笑着说,“这才是厉封的真爱,你总拖着他做什么呢?他又不爱你。”

(未完待续......)

--------------------------------------明天晚上八点,《老板,求潜规则》与你不见不散哦-------------------------------------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网友留言
小鸡吉吉  发表于 2016-9-7 21:21    (182.207.168.*) 回复  2楼
快把故事讲完.......
小鸡吉吉  发表于 2016-9-7 21:20    (182.207.168.*) 回复  1楼
要杂志,抽我,抽我,抽我!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