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乐享旅游>美图欣赏>正文

【新疆】镜头下的南疆喀什农村什么样

2016年03月17日    

  直到今天,我依然无法忘记乌依鲁克村的维吾尔族大妈站在门口送别我们时的那双泪眼。

  在刀郞之乡麦盖提县央塔克乡,我们走进了一个叫乌依鲁克的村子。热情好客的吐尔逊·阿吾提一家人给我们切西瓜,端上了刚岀笼的馒头,非要杀羊招待。面对抹泪的大妈,我瞬间泪崩,和大妈拥抱在一起,那一刻,感觉就跟在自己的妈妈怀里一样。

  去乌依鲁克村完全是临时起意决定的,甚至连麦盖提都不在计划行程之内,我们原打算是从塔什库尔干直奔巴楚的。在路上,我们得知自治区旅游局副局长马睿下基层到这个村工作了。

  2014年初,新疆自治区决定开展为期三年、涉及20万干部深入基层的“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一个重要目标是将上级决策、思想“一竿子”贯彻到底,“一揽子”落实到位,直接与最基层实现无缝对接。

  几次新疆之行,和同样喜欢摄影的马局已经成了忘年之交。在南疆,最基层的一个维吾尔村庄究竟是什么样?自然是必须得去看看的。

  

  每一张图片背后都是一个故事。在村里的办公室里,马局给我们翻看他驻村以来所拍摄的照片。

  

  乌依鲁克村,2015年7月。 马睿 摄

  乌依鲁克村是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的一个贫困村,这里住有743户人家、2948人。过去由于脏乱、贫穷,十里八乡的农民都不愿意到这个村子来。

  

  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乌依鲁克村,一条新铺的水泥路平整宽阔,路两边是布局一致的民居。时间刚好整整过去一年,如今村里的道路通了,村民们都搬进了新房,发展起庭院经济,还建起了1700米长的葡萄长廊……

  

  小伙伴们都跟着马局在前面走了,我一个人落了单,正好拍些我想拍的画面。村头,一位晒太阳的老人。温暖的阳光让老人十分舒适、惬意。带着浓浓的虔诚和敬意,我轻轻地走近老人身边,生怕自己的快门声吵醒了他。

  

  几位在边上的村民看我在给老人拍照,都乐了,连比带画的要我给他们也来一张。

  

  乌依鲁克村,2015年9月。 马睿 摄

  

  一图胜千言,看看两张乌依鲁克村的新旧对比图片。

  

  过去一下雨,泥巴都能到膝盖深,而现在,硬化路面不仅“村村通”,而且都修到了家门口。

  

  拎着相机继续往村里走,竟然在这里看到几只散步的孔雀。

  

  跟着孔雀走进一户人家,男主人正在新建成的鸽舍前喂鸽子。

  

  男主人抱着两只刀郞羊带我去看他家的羊圈。

  

  现在村里各家各户都实现了人畜分离,干净卫生多了。

  

  提起村里人畜分离的做法,主人赞不绝口,说以前家家户户都是把牛、羊养在自家房前或屋后,乱糟糟的,现在都把自已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臭味没了,蚊虫也少了,心情也好啊。

  

  村里有一些家庭利用自己家的院落,办起了服装厂、民族刺绣,开起了农家乐。

  

  麦盖提又有红枣之都的美誉。在田间地头,一望无际的红枣压弯了树枝,个大如鸡蛋,以前不愿意种这个的村民们,现在都尝到了甜头。

  

  走进吐尔逊·阿吾提家时,老人赶着毛驴车正准备出门。

  

  老人家连忙从屋里抱出一个大西瓜,我保证从来没有吃到过这么甜的西瓜。

  

  听说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大妈说什么也要挽留我们吃饭。看着她双手掩面而泣,我瞬间觉得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

  

  在新疆居住过的诗人艾青曾写下这样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没来新疆之前,觉得新疆是一个遥远而又神秘的地方,当你踏上这片土地时,你才会感到它是没有距离的,因为它处处连着情,那是一种血浓于水的真情。

  ---------------------------------------------------------------------------------

  本博客日志中所有原创图文均属@泡鱼儿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转载、链接、转贴、复制,或利用其它方式下载使用。如需转载需获授权,并请明显标注文章来源,同时附上原文链接。原创不易,侵权必究!

发表留言请先登录!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纯属网民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处理!
资讯排行